路遥知

仅此一生,何必从众。


“张佳乐是生命之光。”
我说时不假思索。

但思索后,我仍这样说。

【设计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就是这种感觉!34是人生导师啊!钱心一有那么好!

就那一句“陈西安,你作为一个设计师,接项目的标准是什么?来者不拒吗?”

一秒戳中心脏!

零泠_Linger°:

【感想篇(二)——《设计师》】


原著:《设计师》
作者:常叁思
感想:零泠_Linger°


    这个故事啊,它温柔得好像夜里掺了淡黄色让人十足安心的暖光灯。那么强势而才华横溢的两个人,待在一起却软和得一塌糊涂。


    我还是第一次读到进展如此快的文儿,百分之四十都不到,告了白接了吻出了柜同了居,连本垒都上了,而之后的百分之六十多,居然一丝都没有让我觉得冗长或是无聊——它……它太好看了。


    我在第三章就爱上它,就着钱心一那句“600高的梁挑10米长的雨蓬是小屁事,你吃饭怎么不用土豆丝去夹筷子呢!”笑得死去活来。而后衍生出的舞女大裙摆和五分安全裤,大楼顶的“绿帽子”,看风水的小别墅,色彩惹眼的“鸡窝”和好不容易脱离“倒立烧麦”造型的“樽”,还有瑞士阿尔高州某个犄角旮旯里陈列奶粉罐的私人展厅……


    陈西安和钱心一从GAD做到GMP,每一个梗都玩得深得我心,以至于上一秒我还在担心剧情的走向,下一秒就笑得像个两百斤的傻子。


    钱心一是个暴脾气,陈西安遇见他的时候就知道了。彼时办公室充满了火药味,钱心一跳着脚骂他徒儿脑子是不是忘了镀锌。我愣了半天,反应过来是损他脑子生锈的意思。


    第一次见面,钱心一求着陈西安牺牲晚饭核了个模型;第一次见面,陈西安认出来钱心一是高中时因为打架而被退学的同级生。那时的他们各怀心事,对彼此过往浅薄的了解流于表面,谁也不曾看出事实的样子,而他们的故事,由此开始。


    建筑这个事儿好像复杂的不得了,设计院、业主、施工队还有总包抵死纠缠,直到搅成一团乱麻。小舞女小绿帽小蛮腰小别墅小蝴蝶……他们两个经手的每一个项目都似乎有解决不完的问题。


    两个人之间关系的进展就是在陈西安一次次英雄救“美”的过程中发生的。钱心一是施工出身,虽然拼死拼活自己考了文凭,但力学计算一直就是他的死穴。这会儿有了我们计算技能点到满级的陈博士狼狈为奸……啊不,是鼎力相助,出去开会都坐得比原来直了不少。


    伉俪情深都是从革命友谊开始的,嗯,没毛病。


    陈西安为了挡桃花装过同性恋,但他大概也是想不到,装着装着,连自己都信了。


    他想用温水煮死一只名为钱心一的青蛙,习惯,那是最可怕的东西。钱心一在毫无自觉的情况下习惯了和他一起吃饭,习惯了和他一起开会,习惯了和他一起讨论问题,习惯了和他一起上班下班,习惯了,和他一起。钱青蛙就这么毫无抵抗力地上了贼船,而且再也没下去。


    陈西安有足够的耐心,他健身,会做饭,有车有房,不缺钱还长的很好看。用赵东文小朋友的话讲,“这个前辈工作时认真起来的样子帅到能让小姑娘尖叫。”而用钱心一的话讲,“这人太贤惠了,怎么就不是女的呢。”


    他们两个形影不离到好像随时就要在一起,只是差一个契机……


    一切的故作坚强在杨江对钱心一恨铁不成钢的骂声里碎了一地,于是陈西安深埋在生命里的黑暗终于重见天日——契机,来了。


    赫斌把陈西安关在风洞实验室里差点冻死,然后趁机偷了他为之耗尽心力的研究成果。“靠在了松动的栏杆上而从高空坠落”这个后果其实可以说是赫斌罪有应得,可陈西安却不得安生。他忘不了赫斌摔成一摊肉酱的样子,所以他害怕女儿墙害怕高处的风压害怕风洞实验的设备,所以他接不了超高的建筑,所以他本打算在GAD放任自流地混一辈子。


    遇见钱心一真是他三生有幸。


    钱心一站在楼顶边缘的高台笑着冲陈西安伸手,语气轻巧,神态自若。他就在那里,在你最恐惧的地方,他攥着你日思夜想了几个月的那个机会,你要不要来?你敢不敢走过这段最长也最短的距离,把你的钱心一拥入生命?


    他敢。


    多幸运。


    感谢赵东文小媳妇删掉了那封邮件吧,如果没有他的一时害怕,钱心一大概要在GAD老黄牛似的任由高远欺压到退休,说不定都退了还得被返聘回去压榨最后的光和热。现在多好,他和他对象一起去了更高的平台,那里高手如云,那里有种自然而然催人奋进的力量。而陈西安和钱心一,他们天生就是应该把自己的名字附加在地标上耀眼几世纪的那种人。他们的目标不是星辰和大海,他们的目标是普利策和梁思成。


    钱心一的辞职信发到GAD的时候,我不知怎的就想起来了那句“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接着渐渐品出了一万分的荡气回肠来。他只是个半路出家的设计师,但他有自己的坚持,让他变得独一无二又极其璀璨的那份坚持。


    他最大的坚持就是安全,无论是在哪做设计,无论是什么项目,他都把安全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可就算设计的再牢靠,他也没办法把那些好死不死的施工队从偷工减料的钱眼里拽出来。


    第一次生命危险是商场的火灾。


    钱心一沙丁鱼罐头似的被挤在超载的电梯上进退两难,陈西安闯进安全指挥室一边飞速研究建筑结构一边通过广播疏散人群却到底收效甚微。四十度的高温,烟尘,迟迟不到的消防车,窒息的威胁加上不绝于耳的哭喊催着恐慌愈演愈烈。火势还在蔓延,总会变得难以控制,两个人对着手机半听半猜地最后说了句“我爱你”,然后各自去做自己能做的事。


    千难万险翻下电梯的钱心一凭这些年做设计的直觉带着几十人一直跑到消防通道锁死的门前,绝望着咒骂着看见陈西安从门外的楼梯上飞扑过来,仗着身高手长拎了把钳子卸合页卸得十指如飞。那个因为过度紧张而踉踉跄跄的身影,别说钱心一,我都觉着真他妈的帅爆了。


    自西向东,随遇而安。陈西安就是这么个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让身边所有人觉得舒服的人。他不拈花惹草,更不随便撩人,他会跟自己认定的那个人分享全部的生命和信任,也清楚彼此间应该留出的空间和对应的底线。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无论是感情还是生活,都该是十足的安稳,而钱心一喜欢安全,所以也喜欢他。


    他们两个的情话总是讲得那么猝不及防,极其正大光明,显得坦荡又随意。比如上一秒还在骂对方管得太宽又毫无自觉,下一句话就是“不过在家就算了,约束我的权利是我自愿给你的”。真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就被塞了一口糖,随时随地,每分每秒,萌上这一对儿就是无限可能。


    我这人有个毛病,越是不明白的专有名词就越要一个字一个字读顺了才觉得开心,见都没见过念了三四遍还是磕磕绊绊的建筑和力学概念名词尤甚。所以……这文儿真是虐我千百遍。弯矩,扭矩,风荷载,女儿墙,梁会拉豁,支座反力,异形双曲,八字折弯,搭接铰接焊接销轴……文科生泠儿表示她在汗如雨下的天气里一字一顿地读完了这本书,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爱吧……


    看这篇的时候正赶上某知名独立游戏网站夏日大特价,跟哥哥买了古墓丽影九玩得欲仙欲死——神一样的劳拉弓箭步枪手枪散弹枪绳箭火箭,打兔子打鸟打野猪打鹿打狼打耗子打人,被摔死被烧死被毒死被乱枪打死被钢筋穿喉被树枝切腹……八百种死法一个比一个画风清奇,这叫一个惊心动魄,我在一边看着,满脑子都是尼玛还有这种操作……


    满屏血腥的味道好像能一直缭绕到心里去,以至于晚上靠在墙角看文章的时候总会平白多出些神经质般的感受,一点道理都不讲,顽固又执着地如鲠在喉。


    不知道多少次看到关于钱心一晚上睡前会胸闷或者突然起身找不到平衡或者体检心脏有杂音又或者心脏贯穿性锐痛的描写……然后四合院会议,钱心一吹冷风冻到嘴唇发紫又直接进了三十度的空调房,看着他呼吸困难视线模糊的那一刻突然就心疼得无以复加——陈西安才刚在出血热的生死线上爬回来,你怎么能出事。


    体检结果出来的时候,“还好只是心绞痛”这句话近乎荒谬地出现在我脑海。若是钱心一真的有个三长两短,GMP,小蝴蝶,F组,还有他对象陈西安,大概都会瞬间忘记什么叫希望。


    迈尔斯找陈西安谈话的时候,从分析到劝阻,一席话讲得语重心长。对面的陈西安一本正经地听着,心里装得却全是不敢苟同。


   “他知道我的银行卡密码,”陈西安心想,“要是没看清,我不会失去一个朋友,我会一无所有。”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软得厉害,然后后知后觉地发现让自己心动的点可能跟其他人的有点不一样。


   “你他妈都不知道,你被维克背着的时候,从急救室出来的时候,我他妈叫了你19个小时你都不醒的时候,自己是个什么样子!我承认我没有你理性,我担心,我害怕,我那会儿想只要你醒了,我把你当祖宗一样供起来,我二十四小时守着你!我就想让你喝骨头汤,我就看不得看护短你的饭,再换还不行我就亲自上,气成傻逼我乐意,我得知道心里才能踏实,你躺在这,我还有个屁的心情上班!”我想,这大概是陈西安听过最熨帖的告白。


    至于家庭,他们两个都足够理智。陈西安的父母在导弹基地做研究,有一个通情达理的爸和一个脱线少女的妈,家里看得开,问题解决起来便干脆利落。钱心一就远没有他那么幸运了,亲妈改了嫁又生了孩子,他本来就像是那个多出来的,偏偏人老人家一听说自家儿子找了个男朋友,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不过钱心一倒是一早就做足了心里建设,知道这是场持久战,只是他没想到……战争的转折点竟然是他粥状硬化百分之四十九的冠状动脉。


    他妈妈到底松了口,在知道钱心一心脏出了问题之后。而钱心一把一切看得通透,他说“极致的痛苦,偶尔能让人大彻大悟”。


   “抗震9度,耐火一级,防雷一级,传热系数2.0,地震不倒,雷劈不到,冬暖夏凉,节能环保。”这是陈西安送给钱心一的家,起了个挺土的名字叫“安心别墅”,嗯,这确实够安心,各种意义上的。钱心一看完设计说明绝望地叫它军火库,但军火库就军火库呗,毕竟不想倒腾军火的律师不是好设计。


    陈西安是个好设计。


    这个故事就结束在这里,他们还会一起走过很久的岁月,还会有很多的磕磕绊绊,但一切不美好都会在陈西安唇边的弧度和钱心一眼中的火花里销声匿迹,他们总会在一起。


    而他们的过往,他们熬过的那些夜加过的那些班,他们经过的那些怀疑,中伤和恶意的揣测,他们受过的和正受着的所有所有的难过,再回头看的时候,大抵——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评论

热度(12)

  1. 路遥知零泠_Linger° 转载了此文字
    就是这种感觉!包工头是人生导师啊!钱心一有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