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知

仅此一生,何必从众。


“张佳乐是生命之光。”
我说时不假思索。

但思索后,我仍这样说。

【孙哲平24H生贺5点】不期而至

·cp双花

·结构师孙×建筑师乐

·结构和建筑是标配啊各位!



 

    夏天的雨来的很急,张佳乐其实是想冲到地铁站的,只不过他下了楼才发现,如果不拿把伞,可能他今天都不用上班了。

   等他匆忙走进办公室,发现这里意外的整洁。 

    他的几盆花花草草按高矮顺序被排成一列,站在角落,而对面用来堆图纸和杂物的地方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放上了一张桌子。

    张佳乐先是一愣,随后想起来院长和他提过,之前干结构的老赵想转行当甲方去了,总院说会派一个人过来接班。

    看来这人就这几天来吧。

    这花应该是前台的强迫症小姑娘摆的,他本想去移动一下,走过去还没蹲下来,门就开了,有人进来叫他:“张所,院长找你。”

 

    孙哲平不知道总院的人跟这分院长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他隔着一大张红木桌子都能感受到院长的和蔼可亲。

    虽说他是主动申请来分院的,但是也不至于这种表情。

    孙哲平想了想他那不靠谱的老妈。

    算了,管他呢。

    等张佳乐的间隙,院长和他拉了下家常打发时间。 

   “小孙啊,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孙哲平非常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 

    然后门就开了。

 

    张佳乐见到孙哲平的第一感觉是:卧槽,真人比照片帅啊!

    第二感觉是:卧槽,这人看上去不太好使唤啊! 

    没等他有第三个感觉,院长就笑眯眯说,“张所长啊,咱们这回捡到宝了。” 

    张佳乐没理他,径直走到孙哲平面前,伸出右手和他握了一下,

   “你好。我是张佳乐。咱院长不太靠谱你见谅。” 

   “嗯,看出来了

    孙哲平故作严肃地点了下头。 

    张佳乐简直要被他这个反应逗笑了,心想这人挺有意思。 

   “欸我说你们这就统一战线了?” 

   “院长英明。”

    玩笑话点到为止,院长又简单交代几句就让张佳乐把人领走了。

   “张佳乐,跟一所的人都说一下,晚上吃饭,欢迎新同事。” 

   “好嘞。” 

 

    一所手上的项目大部分都进入施工阶段了,不算太忙,张佳乐坐回办公室,就和孙哲平聊了起来,美其名曰了解新同事。 

   “欸,对了,你怎么就看出来咱院长不靠谱了?你们认识?” 

    分院院长在院儿里的形象一般是和蔼可亲,成熟稳重,奈何遇上张佳乐这么个没大没小却十分可靠的矛盾体,很是拿他没辙。几个所长就他敢随意和人开玩笑,院里其他的人跟院长又接触不多,他难得遇上一个志同道合的人。 

   “不认识,”孙哲平心想我老妈认识他的几率倒是挺大,“刚才,他问我有没有对象。”

   “什么鬼!”张佳乐立刻笑起来,“我就说嘛,院长那什么儒雅稳重,都是假的!” 

   “怎么,他还能帮我找一个不成?”孙哲平觉得这个院长也是奇怪,收新员工不问履历,到问起这种问题了。 

   “哪儿能!他要是有这本事我就不会还单着了。” 

    张佳乐给自己和孙哲平接了水,玻璃杯接触桌面发出很清脆的响声,

  “欸,每次回家都被催,我总不可能给他们带张设计图回去。” 

    孙哲平顺着杯子看过去,张佳乐的眉头皱了皱,似乎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

  “张佳乐,给你讲个笑话。”

  “我是为了逃相亲才来这儿的。”

  “咳咳咳,不是,孙哲平你至于吗!”张佳乐一口水呛得半死,猛咳了几下,孙哲平忙起身给他顺气。

  “你不都带设计图回老家了吗?彼此彼此。”

    见面第一天,孙哲平和张佳乐就逼婚问题上火速达成一致,并且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晚上,一所的人吃饭气氛很是轻松愉快。

  “张所长,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一所吗?” 

    说话的是一个小姑娘,来一所没多久,但是活泼的很,嘴又甜,讨人喜欢。今天喝了点酒,话就变得更多了。

    张佳乐正专心吃着排骨,突然被点名了,一脸茫然。

   “因为颜值啊!”小姑娘突然就激动起来,“经过我的考察,一所平均颜值最高,现在又来一个大帅哥,我每天上班都有无尽的动力了!帅哥,我敬你一杯!”

    张佳乐失笑,哪有靠颜值工作的,不过赞美的话谁都爱听,他比较感兴趣的的是孙哲平的反应,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他的酒量。

    只见这人端起酒杯边上的饮料,回敬了一下,然后一口干,愣是喝出了桃园拜把子的气势。

    坐下来的时候,张佳乐凑上去问他怎么不喝酒。

    孙哲平本来是三杯倒的体质,这会儿对上张佳乐的一双眼睛,脑子一抽,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 你喝吧,一会儿我开车送你。

    张佳乐没想到这一问绕到自己身上来了,忙摆摆手,

   “别啊,我就三杯倒,躲还来不及呢,而且,我喝醉了会吓死你。”

    说完还特意拿的眼神警告孙哲平,让他别乱来。

     这小眼神落在孙哲平眼里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灯光就映在其中,亮晶晶的,倒是有点可爱,虽然可爱这个词用来形容一个二十几岁的工科男,还是穿着正装的,有点不合适,但他也想不出别的词来。

    孙哲平低下头,在他耳边小声说句,巧了,我也三杯倒。端起饮料,又忙着应付下一个人。

    张佳乐有点儿惊讶,孙哲平给他的感觉整一个全能的精英,没道理这点技能都没有。

    不过也好,他转念一想,以后一所搞什么活动,就多一个人和他一起给那一群见酒疯的小年轻收拾残局了。

    在此之前他其实挺担心的,院长和他打过招呼说来人身份牛逼,得注意点。

    张佳乐才不管这些,他只认实力。怕就怕这位爷的脾气比实力还大。

    然而今天看来,他们意外的有很多共同点,而且还挺投缘的。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孙哲平没喝酒,理所当然的肩负起送人回家的责任。最后车里就剩他们两个人。

   “我们住的还挺近。”快下车的时候,孙哲平冒了一句。

   “真的?”张佳乐一听,来劲了,“缘分呐,老孙。”

    然后一巴掌拍在孙哲平肩上,表示亲切的问候,拍得人龇牙咧嘴,只来得及骂一声卧槽。

    孙哲平抬头想呛他几句,却对上一双清澈的眸子,张佳乐表情认真,

   “合作愉快啊,搭档。”

   “当然。”

 

 

 

 

    孙哲平不是空手来的,他还给一所带来个项目。

  “孙哲平,你这个见面礼有点大。”

    张佳乐知道消息后,半天没什么表情,只是又从头到脚把人打量了一遍,

   “怪不得院长说捡到宝了,宝宝,你可以啊。”说着他自己先笑起来。

    孙哲平不得不重新刷新一下对张佳乐的认识——这个外号简直不能忍。他想也没想,伸手揉乱了张佳乐的头发,果然换来人一声惊呼,

    “孙哲平,你找死吗?!”

    “找死的宝宝”很没形象地大笑了几声,转身出去招呼一所的人开会了。

    闹够了,张佳乐回想起来,自己以前也没这么闹腾,难不成还越活越幼稚了?

    自从孙哲平坐进自己的办公室,自己霸气侧漏,气场强大,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的所长人设就一点一点的崩了。

    连前台小姑娘都敢夸他炸毛的时候很可爱了。

    张佳乐表示非常不开心,然后他就真的沉着一张脸,向一所的人宣布:各位,下地狱吧。

    于是,一所的人又开始过起没日没夜的 画图改图画图改图画图改图……的生活。



    一周后的某个早上,张佳乐在小区门口看到了一辆很眼熟的车。

    他走近了,发现车牌号也有点眼熟。

    再走近一点,发现车里的人他也很眼熟。

   “张佳乐,再看就要迟到了。”

    于是张所长高高兴兴地上了贼船(划掉)车。

   “你没吃早饭吧?”

   “对哦,我正准备去对面买呢,你等我下。”

   “别去了。”

    孙哲平伸手把人拽回来,然后给他递了一杯豆浆,一个便当盒。

    张佳乐打开一看里面躺了个虾仁鸡蛋饼,还冒着热气。

   “这个……”

   “我做的怎么了?”

    孙哲平很满意张佳乐吃惊的表情,结果就听到对方来了句,

   “你做的?能吃吗?”

    孙哲平面无表情,指着车门说,

    “给我下去。”

 

 

    说实话,张佳乐对孙哲平这一举动非常感动,虽说孙哲平表示他只是看不惯他每天叼着吐司,踩点上班的做法,并且警告张佳乐以后不许在办公室解决早饭,以免影响工作效率。

   “那什么,原来办公室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嘛,我都习惯了。”

   “现在不一样了,你也得习惯有我。”

    张佳乐总觉得这话听着别扭,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没接话。

    孙哲平以为是自己语气太严肃,,就勉为其难地稍微放得温柔了一点,

   “要不以后我送你来,你买好早饭,就在车上吃?”

   “啊?”

   “我们住的近,顺路。”

    张佳乐有点受宠若惊,想要拒绝,但是孙哲平一个眼神过来,就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要不我把你的晚饭包了吧?”

    “可以,”孙哲平也不推辞,“只要咱们时间对得上。”

    张佳乐想了想自己的任务,张佳乐看了看CAD上不太友好的线条,张佳乐泪流满面。

    话虽如此,他还是尽量抽时间,在晚饭的时候,犒劳犒劳自己和孙哲平。他早就摸清了周围和吃有关的一切,大到对面酒店的招牌菜,小到哪个早餐铺的土豆馅的小包子。

    项目做到一半,他也带着孙哲平把这附近一半的餐馆吃的差不多了。

    孙哲平对吃的不算太讲究,他看张佳乐吃的高兴,他也莫名高兴。

    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张佳乐工作起来很拼命,穿一身黑坐在电脑跟前有一种沉静的感觉,而一旦处于工作状态外,又是另一种活泼的样子,笑起来有一种强大的感染力。

    真是一个很奇妙的人,孙哲平想,可能这就是我喜欢的样子。

 


    某天,张佳乐怒气冲冲拿着商场的图纸找孙哲平。

  “孙哲平,你说啊,明明扶梯这里我是要空着,你为什么还是要在前搞两根柱子?!上次说必须要搞一根,我都忍了,现在又变成两个了,你以为这是门神吗?怎么算的啊?简直是那什么,丧心病狂不可理喻罪该万死罪恶滔天罪......”

    孙哲平正站着给人讲事情,看了他一眼,说,

   “你不喜欢?”

    张佳乐一口气说了一大堆,缓了一下才给了他一个270度的白眼,

   “废话!”

   “但是拔一颗,不行。”

   “必须给我拔掉!丑死了,孙哲平你的审美被汪星人吃了吗啊!!!”

   “我话还没说完呢,虽然是特别麻烦,但是你不喜欢,我把两颗都拔了吧?”

    张佳乐一愣,花了好几十秒才反应过来孙哲平说了什么。

   “院长这是给我空降了一个天使啊。”

    张佳乐一激动,指着所里最活泼的女孩子,

   “去!亲他一口!”

    周围人马上炸开了锅,“亲一个!亲一个!”*1.

    被点名的姑娘深知张佳乐这是心情好了,玩心大发,很听话地配合他表演,在一众呼声中,走到孙哲平面前,拿起自己摆在桌上的毛绒玩偶往他脸上蹭了一下。

    张佳乐看上去很高兴,也没管这一下离“亲”的标准相去甚远,又夸了孙哲平两句,转身回办公室了。

    “天使”看着他的背影,心想,换你亲我,我会比较开心。

 

 

 

    转眼就从盛夏到了深秋,张佳乐回家的路上已经铺了一层落叶,踩上去哗哗的响。

    商场的项目期间两个人合作相当愉快,虽说小吵不断,却是有一种相见恨晚的默契。

    孙哲平挺享受这一段忙碌但愉快的时光。

    他本来一个人过惯了,但是现在隔两张桌子,两台电脑,或者隔一张餐桌,在一个安全距离内,能够和另一个人分享生活的乐趣,是一种新奇的美好。

    如果加班到很晚,两个人就一起吃个饭,再一起回家。

    孙哲平会站在车门边上,一直目送他到小区门口。

    "据说最美的一幕在眨眼间。"*2.

    某天,张佳乐似乎察觉到身后的目光,转身看见孙哲平还杵在原地,对他笑了笑,又觉得有点远,人看不到,就把手举起来挥了一下,算是说了再见。

    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身上,孙哲平沉睡了二十几年的心突然无法抑制的悸动了一下。

    下一瞬,眼前人就转身消失了,留一地落叶和暮光,和平时的黄昏也没什么两样。

 

 

 

 

 

    又是一个雨天,张佳乐感觉不太好,嗓子有点哑,想着一会儿要是孙哲平找他吃饭就不去了,回家睡一觉再说。

    结果被一口回绝,

   “你回去就睡,那肯定不会吃晚饭了,吃了再睡。”

    张佳乐觉得孙哲平这个人虽然嘴毒人欠揍,但是心还挺好的。

   “你还挺了解我的,谢谢啦。”张佳乐想着自己应该知恩图报,于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下次换我请你!”

    孙哲平等张佳乐系好安全带,拿出了一包药,

   “一会儿回去记得吃。”

    张佳乐接过药,一脸不可置信,

   “孙哲平,你是哆啦A梦吗?”

    他才感冒半天,人把药都准备好了。他翻了翻药,里面还有一罐金银花茶,刚要道谢,一抬头对上孙哲平的视线,只说了个,“你……”剩下的都给吓懵了。

    孙哲平的眼睛很深邃,现在里面盛满了宠溺和温柔,张佳乐差点就陷进去了。

    他赶紧低下头,避开了孙哲平的目光。

    可能性,在狠狠地叩击他的心扉。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阵,车里的气氛有点尴尬。

   “那个……”张佳乐有点受不了,想着先随便找个话题转移一下。但是孙哲平并没有给他机会,也顾不上礼不礼貌,直接打断他。

    “对,我是喜欢你。”

    既然已经这样了,孙哲平也表现得很坦然。

    然后他就不再说话,只是依旧看着副驾上的人,显然他知道一个人的眼睛也是会泄露秘密的,就像之前。

    张佳乐心里挣扎了一下,这才抬头看他,

   “我们才认识——”张佳乐开始拼命回想那个雨天,好像这样就能让孙哲平收回先前种种。

   “三个月多一点。”孙哲平看了一眼手机日历,替他回答了。

    张佳乐这下彻底沉默了,罕见的很久没有再说一个字。

    孙哲平知道他需要时间,于是也没再说什么,一路无话,到了吃饭的地方。

    停了车,孙哲平侧过头看见张佳乐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怎么,吓傻了?”

   “没有。”

   “不喜欢?”

    “唔……也不是。”

    “那就是喜欢。”

    “你滚!”

    “我现在还不想滚,我想追你。”

    “……我拒绝。”

    “可惜了拒绝无效。”

    “孙哲平!你的脸呢?”

    “只要你想,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孙哲平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认真,张佳乐差一点就上了他的当。

    这饭没法吃了,张佳乐抓起手机,摔上车门,落荒而逃。

    看着他的背影,孙哲平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从心底升起两个字:有戏!

 

 

 

 

 

 

    孙哲平请了一周的假。

    这还是张佳乐从院长那里知道的。

    孙哲平走的时候只和他说了句处理家事,没想到去这么久。

    最让他不爽的事,这一周,孙哲平都没有联系他。

    但是别人凭什么要向他汇报每天的行程呢?

    张佳乐觉得自己的心态有点危险。

    更何况,他半个月前才拒绝了孙哲平。

    结果这半个月他过的战战兢兢,和孙哲平相处的时候,老觉得别扭。

    互怼的时候当然气势上不能输,但又怕不小心就伤了人。

    他听说失恋的人,那颗心都是易碎品,伤不得,他可见不得孙哲平那么潇洒的人露出悲伤的表情。

    反观孙哲平,照样天天没事就撩拨他,照样在他面前笑得放肆,哪里有一点失恋的样子,哦,那不叫失恋,那叫无疾而终。

    这算什么事!所以说到底谁才是失恋的那个!

    张佳乐很烦躁。

    听到孙哲平要回家办事的时候,张佳乐还挺高兴的,

    “慢走不送,多玩几天啊!”

    而等人真的走了之后,他才觉得身边有点冷清。

 

 

    周五张佳乐下班回家,没多久外边就开始下雨。

    他随随便便应付了晚饭,泡了杯咖啡,跑就去飘窗那儿一边看雨,一边审图。

    秋天的雨还是挺冷的,屋里开了空调。

    咖啡的热气在玻璃窗上留下一片迷雾。

    他用温热的手指划去窗上的热气,看见了窗外拿霓虹灯作背景的丝丝夜雨。*3.

    新的雾气又蒙上来了,他还是拿手指去划,划着划着,就划出了孙哲平的名字。

    张佳乐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抹掉。

    雨还在下,关着窗户也能听得见淅淅沥沥的雨声。

    一直到关灯睡觉,张佳乐都有点心神不宁。他今天晚上的效率很低,他知道为什么。

    他很清楚,划玻璃窗是自己无意识的举动。

    但是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愿意深究。

    管他呢。

    这天晚上张佳乐睡得很不好。

    不过好在第二天是周末,不用脑袋昏昏沉沉地和闹钟作斗争,只是醒来后,就算是强迫自己在家也工作一整天,还是无可避免的去想一些人,一些事,比如孙哲平,再比如孙哲平。

   “靠!”张佳乐气愤地拿勺子去戳他的炒饭,好像这样就稍微减少一点他心里的烦闷。

    张佳乐正烦着,院长来了电话,“小张啊,我昨天给你的U盘你带回家了吗?”

    张佳乐起身去翻电脑包,

   “嗯带了,怎么了?”

   “我记得你和孙哲平住的近是吧,昨天我忘记说了,一会儿雨停了给他送过去,趁这个周末让他看看新楼盘的进度。”

   “他回来了!?”张佳乐一瞬间找重点的技能点到满,问完才觉得自己语气不对。

    好在院长没怎么察觉,只说他今天下午提前回来的,应该是刚到家。

    挂了电话张佳乐顾不上还在下雨,抓了一把伞就冲出门。

    十几分钟后张佳乐站在孙哲平小区某一栋楼下欲哭无泪,他没去过孙哲平家,当然连制造惊喜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正犹豫要不要给孙哲平打电话,结果对面倒是主动跟他打过来了。

 

 

 

    孙哲平家的格局很简洁,这和张佳乐想的差不多,一看就是标准的白领单身贵族。

    客厅边上那阳台还摆着一个跑步机,也难怪别人身材那么好。张佳乐撇撇嘴,大概自己这么懒的人,一辈子也不会有孙哲平那种疑似模特的气质了。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孙哲平家里还有个熊孩子,这把他在路上想了好久的台词全部搞乱了。

    孙哲平跟他说这是他小侄子,吃完晚饭他爸妈就回来接走他。

   “小远,这是你乐叔叔。”

    被称作小远的小男孩看上去很是可爱腼腆,他扯了一下孙哲平的衣角,小声问,

   “平叔,我可不可以叫他乐乐哥哥呀?”

    就冲这软萌的小脸,和天然的嘴甜,张佳乐马上就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忙点头,“可以的可以的,小朋友你想怎么称呼我都行!。”

    孙哲平笑了一下,转身去做饭了,还不忘吩咐邹远一句,“小远,不会做的作业,找你乐哥。”

   “好啊!”

    等孙哲平从厨房出来邹远已经和张佳乐混熟了,一口一个“乐乐哥哥”叫得可甜了,吃饭都非要挨着张佳乐坐。

    小孩子都很单纯,很直接,讨厌就是讨厌,喜欢就是喜欢。孙哲平问他为什么要挨着“乐乐哥哥”坐,

   “因为我喜欢他呀!”

    张佳乐高兴惨了,本来想给孙哲平甩个眼神炫耀一下,哪知道,转头就看见对面那人对他做了个「我也是」的口型。

    张佳乐马上就怂了,低头专心吃饭,心却砰砰的跳。

    孙哲平心情大好,摸摸邹远的头说小远最乖了,下次又给你做好吃的。

    吃完饭张佳乐终于想起来自己是来干嘛来的,但是一顿饭又把他好不容易积攒的勇气全部都冲散了,更何况还有个小朋友在这里。

    而且今天他又发现了孙哲平一个优点,做饭超好吃,简直一张无限期免费饭票。

    只是如果想拥有这张饭票,就得付出实际行动。

    他们三个人吃过饭就并排着坐在沙发上,邹远在看动画片,孙哲平在看张佳乐,张佳乐在——纠结。

    邹远那一集动画片都快完了,他们两个人还是谁也没有说话。

    终于,张佳乐低着头说,“我想过了,要不,我们,试试?”

    孙哲平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天,没打算放过他,借口动画片声音太大,没听到,要他再说一遍。

   “乐乐哥哥说试试。”

    邹远倒是听得很清楚,于是他好心地帮张佳乐又重复了一遍。

   “天啊!让我死一会儿!”张佳乐双手捂着脸往沙发上一倒,浑身散发着生无可恋四个大字。

    然后他就听见孙哲平说,“小远,把眼睛闭上,然后转过去。”

   “哦。”

    紧接着张佳乐的手就被拉开了,一张温热的唇贴了上来。

 

 

 

 

后记

 

01.

 

    动画片第二集要开始了,邹远问,

 

    “平叔,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吗?”

 

    可惜孙哲平没有时间回答他。

 

02.

 

    这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因为张佳乐发现自己不仅在身高上输给了孙哲平。

 

    在肺活量上,也输了。

 

 

03.

 

    等邹远小朋友走了之后,张佳乐想起一件事。

    邹远把他叫哥哥,把孙哲平叫叔,那么——

    “平叔,我想吃鸡蛋饼。” 

    孙哲平没理他。 

    “平叔,我想吃鸡蛋饼。” 

    孙哲平还是没理他。 

    “平叔,我……靠,你干什么!” 

    孙哲平直接把张佳乐按在沙发上,居高临下,

    “张佳乐,我看你是不想活着回去了。”

 (此处省略一千字的互动……)

04.

 

    张佳乐亲眼见识过孙哲平的肚皮(划掉),腹肌之后,决定把自己九九归一的那一块练起来,哪怕变成两块也好。

 

    孙哲平:你想多了,快吃饭。

 

    最终张佳乐计划用来锻炼的时间,都用来琢磨下一顿让孙哲平做什么好吃的。

 

 

05.

 

    后来张佳乐问孙哲平,是不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逃难来的。

     “差不多吧,我爸不让我干这个,趁他不在我就跑了。” 

    “跑了?”

    “我请假那一周,就是回去领罪去了。”

    “啊?”张佳乐没想到是这么个狗血剧情,他立刻入戏,想了起码九种富二代为梦想与家人展开斗争的故事,并且开始担心起来,“后来呢?”

 

    “回去之后我妈逼我相亲,我爸不让我回来。

     “我就把你的照片给我妈看了,然后她立刻就开始帮我说话。

    “二打一,三天之后我们赢了。”

 

张佳乐:喵喵喵???

 

 

06.

 

    上面那个其实是假的。

 

    真是情况是,

 

    “回去之后我妈逼我相亲,我爸不让我回来。

    我就跟我妈说今年过年给你带个人回家,后来她就开始帮我说话。

    二打一,三天之后我们赢了。”

 

张佳乐:??? 

 

END.

 

 

 

 

#我cp有那么那么好!!!


#大孙,祝你 日乐快生(呸),生日快乐啊#

 

*1. 梗出自《将建筑进行到底》

*2.“据说最美的一幕在眨眼间。” ——常叁思《设计师》

*3.原句   “你用温热的手指划去窗上的雾气,看见了窗子外层无数晶莹的雨滴。”——余秋雨《夜雨诗意》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