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知

仅此一生,何必从众。


“张佳乐是生命之光。”
我说时不假思索。

但思索后,我仍这样说。

【2017HB2张佳乐】[双花]《当银河落下》

鲁迅说:“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而孙哲平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时,作为一个常年和鼠标键盘垃圾话打交道,跟文艺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竟然莫名地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两个人待久了总觉得还差点什么。
就像自家后园缺俩枣树,而屋里抽屉里还差两个红本本,九块钱的那种。
孙哲平被自己脑子里蹦出来的话惊了一下,果然跟张佳乐待久了,自己的脑回路也变得画风清奇了。

“张佳乐,我有个证想跟你扯了。”
“扯什么?”伴随着一个长长的哈欠。
孙哲平突然就懒得重复了。
他说,“算了,你困了,快睡。”


但是,这事不能让它就这么算了。第二天,孙哲平就找来一帮看上去应该还算靠谱的,或是有经验的朋友吃了一顿。

 
饭桌上,孙哲平自认特别霸气地端起杯子,仰头一饮而尽,“砰”的一声将杯子砸在桌上。
等到所有人都往这边看时,他说:“我这辈子就爱两个人,一个是张佳乐,还有一个也是张佳乐。”
这个仿写我给满分。
然而事实是,此语一出,满座皆惊。
惊慌失措的惊。
这画风——刚才是谁给孙哲平拿的酒?拖出去斩了!
 
如果忽略孙哲平手上的空酒杯,这句话也不是不能解释。
无非是孙哲平目睹了这些年来张佳乐的改变,心疼了,却又不知道如何用语言表达,才会这样。但是无论是曾经的还是后来的他,现在看来都很幸运。至于曾经到什么时候——第五赛季,第七赛季,或者复出霸图,在座的猜猜也就算了,毕竟这事说起来简单却又复杂,也只有孙哲平自己心里清楚。
但是偏偏有人问了: “这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不太明白?”
孙哲平勾起嘴角瞥了他一眼,转向窗外——包间的位置不错,能看见外面夜色渐浓,是没有星星的模样。
孙哲平还真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知道。”他坦白。
“不知道那为什么要这么说?”
“我愿意。”孙哲平看起来心情挺不错,又要伸手去端酒杯。
旁边的人赶紧拦下来,要不一会儿连个结账的人都没有。

一阵闹腾之后,终于有人找回重点:“所以你找我们来帮你什么?”
“哦,求婚,要他喜欢的那种。”
“得套牢点儿,免得乱跑。”他又补充了一句。
 
几天后孙哲平把张佳乐接回来了,以一种拎的方式。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张佳乐死活要在队里多待几天。
反正最后张佳乐被拎上车后,偷偷的瞄了一眼孙哲平,发现他正盯着自己,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赶紧转过头去,假装看车外的风景。
孙哲平心情好极了。

到了B市,张佳乐倒是安分了不少,过了几天幸福的生活。按照他的话来讲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白天吃零食、抢Boss、刷微博,晚上还不用担心张新杰来查房,人间天堂。
然而还不到一周,张佳乐就呆不住了。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哦,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张佳乐说。
张佳乐瘫在沙发上说。
张佳乐瘫在沙发上严肃的说。
张佳乐……
“说吧,想去哪儿?”孙哲平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摘下耳机,偏过头来问道。
张佳乐这才收起那副不知道是师从韩文清张新杰,还是自学成才的严肃表情,还趴在那儿,随意地摆弄起魔方,“去哪儿啊,我想想——”
所以是还没想好?
“——好了!”说着,他手里的魔方恢复了原样,前后不过半分钟。
拼好魔方的人看上去很高兴,孙哲平也跟着乐,“哪儿?”
还在床上趴着的那个人突然把魔方一扔,一下子跳起来大喊一声:“银河!去一个有银河的地方。”
晌午的阳光就从窗户透过来,在他的眸子里一闪而过。
很好够中二。
“嗯。”孙哲平想自己应该是晃了一下神,才会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
“你就不问问为什么?”
“哦,为什么?”
张佳乐一脸你逗我呢的表情,“卧槽?这么听话?你不是一般这种时候都要损我几句,然后再打一架决定今晚谁做饭吗?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哦。”依然是心不在焉的语气。
“我跟你说正事呢!”张佳乐显然不满意这么敷衍的回答。
孙哲平回了神,稍微坐正了些,“那好,我问你,你昨天晚上看的什么?”
张佳乐一愣:“银河护卫队?”
“我想他们应该不介意多一个你这样的二傻子。”
“靠!孙哲平你大爷!”张佳乐一把抄起枕头,扔了出去,并且日常问候孙家大爷,虽然事实上并不存在这个人。
孙哲平笑出声了,转身戴上耳机。

“想去哪儿我就带你去呗。”


 
后来孙哲平带着张佳乐去了荷兰的首都。那是个晚上看得见星星的好地方,说不定也会有银河。
他们手牵手走过街道和路口。
孙哲平觉得没有墨镜、口罩和围巾的张佳乐,怎么看怎么顺眼。
教堂的钟声响了好几下——这座城已经开始迎接夜的喧嚣。
但钟声过后,两个人都默契地不再说话。
太安静了,孙哲平甚至开始想象自己为张佳乐戴上戒指的场景,就在眼前的教堂里。
 
这样吧,他想,我这辈子就爱两个人,一个是张佳乐,还有一个也是张佳乐。
一个是嫁给我之前的张佳乐,一个是嫁给我之后的张佳乐。
靠,这不都是同一个人吗?
所以说文艺的画风真不适合孙哲平。
 
待到他停住脚步,转身面对着张佳乐,一抬头,银河好像哗啦一声,向他的心坎口倾泻下来。
「“去一个有银河的地方。”
“嗯。”
“你就不问问为什么?”
“哦,为什么?”」
现在银河就落在张佳乐眼中,和阳光一样,一闪而过。
哪里来那么多为什么。
孙哲平把手伸进兜里,摸到了一个小盒子。
路灯亮的刚刚好,只是他也刚好把饭桌上一群人研究出来的战术都忘干净了。
去他的套路。
 
张佳乐并没有去看盒子里的戒指。
那天他其实是听见了,不就是扯证嘛。
但在这之前张佳乐确实没想过红本本的事,两个人最后能像现在这样,已经是自己最大的幸运了。
所以,要说不感动那是假的,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答应他好了。
只是他才不想这么轻易地就让孙哲平得逞了。
张佳乐不说话,只是笑,最后一只手按下盒子,另一只手扯过孙哲平的衣领,亲了他。
就只是亲了一下而已,范围很小,分量不太重。
然后他一把抢过戒指,跑了。
孙哲平想,这第一次求婚没个回应很正常。

“张佳乐——”他朝着记忆中的身影喊道,
 
“你是跑不掉的!”
 
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哪一个都跑不掉。
 

写在最后 
#首句出自鲁迅《秋夜》
#有关银河的那句,出自川端康成《雪国》

#第一次写文献给最爱的双花#

张佳乐,生日快乐!

评论(5)

热度(39)

  1. 乐乐赐我好运吧比哈特路遥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2018张佳乐生贺中心
    更多内容请关注:【2017HB2张佳乐】[双花]2月24日活动流程汇总表